安静喝风的大闲xx

只产冷坑粮 因为吃不饱🌚

誓(三)

*防雷好麻烦
*大家吃好喝好啊x
*利昂x艾尔文


“嗯……地图上这里是要往左边走……啊!看到城墙了!”艾尔文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他看着异于森林的景色突然有些兴奋。

这是艾尔文第一次自己进城,这座城邦看起来平静而祥和,大概是战火不曾波及,亦或是已然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过来,总之,艾尔文喜欢这种和平的感觉。

“请大家往两边退开,青龙骑士团来此巡查。”一名骑士来到了这条街道,他没有粗鲁的言语和举动,即使是和平民说话也使用敬语。

艾尔文十分庆幸自己今天来到了这里,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骑士,但这却是他第一次接触青龙骑士团。

那个金发的骑士今天会不会来呢?艾尔文想,如果能够见到他就好了。

“青龙骑士团这么快就到了啊,不愧是帝国最强的骑士团。”一名小贩在和他的顾客聊天。“谁说不是呢,说是来巡查,其实是为了震慑敌对势力的家伙吧,不然咱们这种边远城邦早就被攻陷了。”

“啊!是利昂大人!”一名年轻的女性指着路口对另一名女性说到,“他真英俊啊,听说品行也很好,是个温柔的人呢!”“啊,如果我也认识像利昂大人这样完美的人就好了。”

艾尔文朝着女孩们指着的方向看去,话音未落,那位传说中的骑士团长就带领着青龙骑士团到了这条街道。利昂此时已经褪去了年少的青涩,更加明显的轮廓让他看起来十分健硕,他穿着深蓝色的铠甲,上面有着金色的纹路,但是这完全比不上他那头金色的如太阳般灿烂的头发,以及他那双如天空般湛蓝而又清澈的眼睛。

是他,没错,这正是他,活生生的他,是魔法墨水所描绘不出的他。

金发的骑士环视了一下四周,下了马,人群立刻围了起来。“大家最近一段时间还好吗?看起来这里的状态还不错。” “托皇帝陛下及您的福,如您所见,我们这里很太平。”

艾尔文发现自己在思考之前已经挤到了人群中,到了这位受人民爱戴的骑士长旁边,他不由得愣住了。利昂也发现了橘发的男孩在盯着他看,并向他露出了微笑。

“利昂先生,我想问问您,我是否能够成为一名骑士呢?”看着那样的笑容,艾尔文鼓起了勇气问利昂那个一直存在于他心里的问题。

“如果你心怀正义,坚守信念并为之而战,那你已经是一名骑士了,这位少年。”利昂看着艾尔文头上的发饰和腰间的剑,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也许不是普通人,他也许也有着特殊的使命。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艾尔文。”

“艾尔文...吗......如果你想,你可以加入骑士团,为帝国效力。”

“不......我想我还得再考虑一下,毕竟我的师父还不知道......”

“好吧,如果哪一天你想好了,随时都可以来。”

“到那时候,我就可以站在你身边了吗?”

“嗯,一定可以。”

“那你可以像骑士那样起誓吗?”

“我起誓。”

望着艾尔文那双澄澈的眼睛,利昂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不是一个轻易向别人许愿的人,更不可能随意起誓,但眼前的这个男孩是不同的,因为他觉得这个男孩,有点像当年的他自己。

“那约定好了哦,我会去帝国的首都找你!”艾尔文向利昂告别,抱着自己的东西从人群中挤出去,开始返回营地。

“利昂大人,他......”利亚特有些担心。

“没关系,他和我一样,身负使命,只不过他现在并不清楚,或许,他马上就要知道了。”

誓(二)

利昂x艾尔文

*因为游戏年代太久远,现在的官方的资料给的又太少,有一定的私设
*光辉线,没有和莉亚娜感情线
*小学生文笔,ooc,可能会坑
*好了雷点大概说完了,祝食用愉快

    艾尔文成长的很快。

    或者说,小孩子都长得很快。

    才没过几年,艾尔文就从一个淘气的男孩变成了活泼的少年。

    真是岁月如梭啊,看着艾尔文挥动着佩剑,多林不由得想。

    他们一直在旅行,为了让艾尔文不过分眷恋某一片土地,也是为了逃避魔族的追杀。艾尔文的父母就死在他们手里。多林没有告诉艾尔文,他害怕艾尔文幼小的心灵会因为渴望复仇而变得扭曲,他只同他说,他的父母在一次战争中牺牲了,而在这样的乱世中,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但是多林很清楚,魔族早晚有一天会找到他们,而他必须在那之前把艾尔文训练成为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战士。他老了,但是他心中秉承的信念和使命永远年轻。

    “艾尔文,你过来一下。”

    多林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一张地图,递给艾尔文。橘发少年接过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多林。

    “师父,这是?”艾尔文认得,这是大陆的地图,但是他并不明白多林这个时候给他地图的意义。

    “拿着它,孩子。”多林直了直腰,认真地看着艾尔文。“今天你要去最近的城邦里购买我们接下来几天需要的东西,我老了,你不能总是依靠我。如果你不迷路的话,半天足够打一个来回了,我就在这等着你。”

    “好的师父!我绝对不会迷路的!您就等我回来吧!”这是艾尔文第一次被允许自己去一个地方,他蓝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信誓旦旦地背起了自己的小背包,朝着他的目的地走去。

    离开前,艾尔文回头冲着多林露出了他阳光的笑容,挥了挥手,多林也回以微笑。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次分别,竟成了他与多林的永别。

誓(一)

利昂x艾尔文
*因为游戏年代太久远,现在的官方的资料给的又太少,有一定的私设
*光辉线,没有和莉亚娜感情线
*小学生文笔,ooc,可能会坑
*好了雷点大概说完了,祝食用愉快
  
  

   “艾尔文,过来吃早饭了!”多林带着他的背包走进了他们的旅行帐篷。他每天早晨都要去离本次旅行驻扎地最近的城市里买一些面包和牛奶,还有登着最新消息的报纸。

   “多林师父,您回来了!”被唤作艾尔文的孩子有着一头鲜亮的橘色头发,看起来像夕阳一样温暖。男孩听到师父的呼唤,放下手里的木剑跑到帐篷里,蓝色的眼睛迫切地注视着,切好的面包和还冒着热气的牛奶。

    “哦,孩子,你得先去洗手,然后才能吃饭。”多林笑着望向艾尔文。

    男孩点了点头,跑了出帐篷。看着男孩的背影,多林喝了一口牛奶,一边看着手里的报纸。“嗯,让我来看看今天有什么新闻……”

     不一会儿,艾尔文风一样的跑回来了,他大口大口地吃着面包,好奇的看着多林。“师父,今天有什么好玩的吗?”

     “小家伙,今天可是个大日子。雷卡尔特帝国的皇帝今天认命了青龙骑士团的团长,他叫利昂,今年才十六岁。”多林将报纸递给艾尔文。男孩在听到骑士团三个字以后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赶紧接过报纸,上面是用魔法墨水描绘出的骑士授勋的场景。

     “他可真酷……”报纸上的金发青年单膝跪地,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谁都能看得出他拥有着英俊的容貌。艾尔文从会说话开始就被多林教授剑术,他本身也非常憧憬着正义的象征,自然对骑士有着不可替代的好感。

     “师父,我以后能不能像他一样成为骑士,成为正义的化身呢?”艾尔文激动地看向多林。

     “你肩负着更重要的任务,艾尔文,”多林笑了笑,摇了摇头,“但是如果你向着好的方面努力,我是不会干涉你的,孩子。”他起身,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头饰,这头饰是银色的,不知是什么金属,在中间镶了一颗像艾尔文眼睛一样蓝的宝石,左侧有一个像翅膀一样的凸起。

     “你的父亲临终前对我说,要让我在你第一次说出想要成为的人的时候,把这个头饰交给你。他一定是觉得,这个时候的你有资格戴上它了。”多林郑重地将头饰给艾尔文带上,像是给王子加冕。

     “这么说,这是父亲的遗物了?”艾尔文抚摸着头饰,问到。

     “不,你父亲说,它属于你。”多林把手按在艾尔文的头上,揉了揉他暖橘色的头发。“好了,艾尔文,休息够了吧,要开始今天的剑术课了。”

     “是!师父!”

TBC

又入了个粮少太太少的大冷坑
我想产粮 脑洞都有了
但我还不知道这对cp名是啥🌚

我当年怎么看了两遍都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

【小狐三日】花吐症(下)

*我又来了
*依然ooc 小学生文笔
*满足了我想看三日月撒娇的欲望
*好了来吧x

        三日月宗近头一回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看着门口高大健硕的兄长,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那个人。

        那个把他当做弟弟宠爱的人。

        而他也不确定,那个人对他有没有兄弟以外的情谊。

        他在世这么多年,以为自己已经深谙世事,历尽沧桑,但是此刻,他就像一个为情所困的少年,不知道要怎样对自己的心上人开口。对自己的兄长开口。

         “三日月,主公说了什么?你还是感觉很糟吗?”见到三日月从审神者的屋子里走出,小狐丸立刻走上去扶住三日月,而三日月轻轻推开了他。

        “也没有什么……我想自己待一会……”伴随着沙哑的嗓音,白色的山茶花瓣又从三日月的嘴中掉下来,这次更多了,嗓子也更疼了,疼得几乎要说不出话。但他还是对小狐丸扯出了一个微笑。

        “可你……唉……”小狐丸叹了口气,深知三日月一旦决定的事情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把三日月送回房间,小狐丸就去拜托了烛台切煮一碗粥,希望可以减轻他的病情。

        此时,三日月在确认小狐丸走后,开始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的身下堆满了花朵和花瓣,他突然有点害怕,他害怕他会死,会离开这个让他感到宁静的地方,会离开他的兄长,他的小狐丸。

        当小狐丸端着煮好的粥进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咳的昏了过去,他的房间里布满了白色的山茶花。

        他吓得把碗往桌上一扔,两步来到三日月的身边,抱起他喊着他的名字。“三日月!你怎么病的这么重!你都这样了都不告诉我,你当我是谁啊!我是你的兄长啊!”小狐丸拧紧了他好看的眉头,愤怒又疼惜地看着怀中的虚弱的人。

        他不能替他分担痛苦,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但是他知道他珍视的弟弟正在生死线的边缘徘徊。他紧紧的攥着三日月的手,好像松开一点他就会撒手人寰。

        “只是……兄长吗……咳……咳咳……兄长……不……小狐……你……喜欢我吗……我是说……你像恋人那样……喜欢着我吗……”三日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用尽了力气,无论身体还是心里。花瓣不断地从他的嘴中呕出,这场面本身十分诡异,但是现在,小狐丸注意不到这些。

        “喜欢。三日月宗近,我喜欢你。”几乎是脱口而出,小狐丸瞬间觉得一阵释然。

        连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情感,在三日月生死之际从胸中涌出,满溢,终于随着三日月的问题释放了出来。小狐丸不曾多想,觉得三日月对自己的情感如同兄弟一般,觉得他对自己的撒娇耍赖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兄长,仅此而已。不,不止于此。

         一年,两年,甚至或许是他们被供奉在三条家开始,这份情谊,就不止于兄弟之情了。

         “甚好……甚好……”三日月突然笑了,他微微抬头,向着小狐丸,闭上了眼。小狐丸下意识地低头吻住了三日月。没有法式热吻的浓烈,只是单纯的唇瓣相碰,此时却让两人都无比满足。

         大概是等的太久了吧。

        在这个简单的吻结束的同时,一朵纯白的山茶花从二人的嘴中吐出,标志着这场事故的结束。

        尽管没有生命危险了,三日月还是气色很差,他躺在小狐丸的怀中,对着他撒娇。

        “小狐,我想喝粥。”

        “好。”

        “我想要你喂我。”
       
         “好。”

        “我们搬到一起住吧。”

        “好。”

        “你怎么只会说好?”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的弟弟。”

        “///你究竟是怎样才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来啊!”

        “就是这样啊,我喜欢你,三日月宗近。^-^”

       

         第二天,审神者难得早起,看到了本应下雨的庭园里洒下了和煦的阳光,和在阳光下一起坐在走廊上的两把古刀。

         “甚好,甚好。”




啊 终于写完了 就想看老气横秋的三日月撒娇 并且正好有个撒娇对象 完美!【等等】第二天起来又是大家尊敬的老爷爷 当然在狐球面前除外)

【小狐三日】花吐症(上)

*是睡不着的产物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好了来吧xx

        梅雨季总是让本丸里看起来昏沉沉的。

        今天一大早,三日月宗近就坐在走廊上,捧着茶杯看着外面如丝般的细雨密密地洒在庭院中。这场景并不罕见,不如说是他每天都如此。

        不过不同的是,今天的他觉得嗓子非常疼,手中的茶几乎是要见底了,而他还没坐多久。

        过了约莫十分钟,三日月的兄长——小狐丸也带着茶点在他的旁边落座,熟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发现自己的弟弟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你今天是哪里不舒服吗?”没有急着品茗,小狐丸关切的看着三日月“是啊,我今天嗓子……”有点疼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三日月就怔住了。

        这是这把古刀所不常见的反应,因为在他开口说话的同时,从他的嘴里飘出了几片山茶花的花瓣。白色的花瓣缓缓的飘落,有一片恰好落在三日月的茶杯里,浸入了茶水之中。而一旁的小狐丸同样瞪大了眼睛,惊讶于这不寻常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呢……咳……”伴随着话语和咳嗽声而飘出的花瓣更多了,甚至有一整朵纯白色的山茶花掉落下来。花朵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提醒着三日月这不是幻觉。

        “我看还是去问问主公吧?看来不是一时半晌能解决的问题了。”小狐丸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要走,却被三日月拦住了。“咳咳……小姑娘她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我去问问别人就可以了。”花瓣不断地落下,嗓子处的疼痛也没有好转的迹象。“你这样可不行,走吧,今天是主公的休息日,没关系的。”小狐丸担心的看着三日月,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那……好吧……”拗不过自己的兄长,三日月在小狐丸的陪伴下来到了审神者的门前。

        “主公,我有事要问您。”敲完门后,小狐丸急切的拉开了房门,冲着屋里蒙头大睡的审神者喊到。被惊醒的审神者“腾”的一下坐起来,看着屋里的两个人,又裹着被子躺了回去。“你们干嘛呀大周末的……我就睡个懒觉嘛……”审神者不满的嘟囔着。小狐丸见势走过去掀起了她的被子,冲她说到:“三日月可能生病了。”“什么?!你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我能做什么吗?”听到近侍的健康状况出了问题,审神者突然清醒了。“咳……如你所见……是这样的……”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白色的花瓣又从他的嘴里掉了出来。“这?!不会吧?”审神者看到这个场景脸都绿了,赶忙翻着自己的手机,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找到了!呃,不过小狐,能请你先出去一下吗?我有点事要和三日月单独说。”审神者抱歉地对着一脸担心的小狐丸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小狐丸也在看到三日月递给它的眼神后乖乖的走出去并把门带上。

        “虽然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好像是真的,你得的是花吐症。病人表现是嗓子疼痛难忍,开口说话会有花瓣甚至花朵从嘴里呕出来,患者会很快的死亡……如果他不能亲吻到自己所暗恋之人的话……”听到审神者的这番话,三日月几乎要翻白眼了。怎么会有这么扯的病,不偏不倚还让自己得上了?

        告别了审神者之后,三日月拉门走出房间,看着门口焦急等待的小狐丸,苦笑着摇了摇头。他陷入了纠结。

安利向
大王那么好但是了解的人很少真的难受´_>`
想让更多人认识她吧 满满的私心

第一次 有了那么想拯救的人
从最开始的不了解开始 慢慢的 慢慢的接触她
她的冷漠 是害怕自己所珍爱的事物被自己摧毁 破坏
因为她因破坏而生
因摧毁SE·RA·PH而生
她本是有着一腔热情之人
第四个轮回的时候
当金色的皇帝与她推心置腹的时候
她展现出的
是不输蔷薇皇帝的炽热
但她还是消失了
美妙的梦境终究还是梦境
或许无论我多么努力
也无法将其变为现实
但是我愿意尝试
为了她
那白发红瞳褐肌的少女
曾为人在草原自由驰骋的大王

咸鱼终于刷完了两百层